傅明乔故事新编:木匠与狗

来源: | 浏览量:142 次 | 发布时间:2019-08-12 00:32

故事新编

木匠与狗

傅明乔

      民国初年,海州乡下有位木匠叫蒋三,常年漂泊在外,行走四方。蒋三手艺好,人又聪明诚实,干活还不惜力气,所到之处,很受主家欢迎,慢慢的有了些名气,请他做活的人很多。

      那年冬天,蒋三走到了安徽一个叫做棋盘山的地方,替一户人家做农具。主人待他很好,经常买点猪头鸭爪之类好吃的犒劳他,当然是为了让他把活干得漂亮点。

      可是,接下来主人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那些好吃的东西要么不翼而飞,要么被偷吃了大半。看样子,不像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干的。主人想,蒋三肯定不会偷,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外面的贼也进不来,因为主人家养了一条半人高的大黑狗。其他人吃完早饭,都下地干活去了,根本没有机会。于是,婆婆开始怀疑是家中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童养媳。小媳妇每天要刷锅洗碗,都是最后一个出去干活的。可是,不管婆婆怎么盘问,小媳妇死活不承认。

      为了防止媳妇再偷吃,每次买点好吃的,婆婆精心用油纸包好,放在竹篮子里,悬空吊在西屋梁下。

      但是这一招并没有防住贼,那些东西很快又没了。这一回,婆婆更生气,虽说过去的茅草屋都不高,但这悬挂在屋梁下的东西,估计狗是够不着的,猫就是能上去,也吃不了那么多啊。这不明白着是人偷吃的?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童养媳抓过来狠狠打了一顿。

      蒋三心里挺纳闷:这小媳妇一向低眉顺眼,见了人连大气都不敢喘,怎么可能敢偷东西呢?再说,明明看着她收拾好锅碗,就急匆匆地喂猪喂鸡喂狗,然后又去菜园子忙乎,接着回来做午饭,午饭做好就送下田去,也没看见她去了西屋,这也没有作案时间啊?

      为了抓他个现行,一天,精明的婆婆下地前又使出了一招:偷偷在吊篮下面撒了一层草木灰。

      晚上回来一看,草木灰上果然清晰的印着几个小鞋印,把媳妇的鞋子拿来一对,严丝合缝,分毫不差,这一回证据确凿,婆婆不由分说,又把童养媳暴打一顿,并扬言要把她赶出家门。蒋三于心不忍,就替童养媳求情:“小孩子,不懂事,你老慢慢调教,这次就饶了她吧?”婆婆这才答应放她一马。

      蒋三很可怜那个小媳妇,同时心里越来越纳闷:这小媳妇就为了这么一口吃的,被三番五次打了个半死,值吗?这件事一定另有蹊跷,他决定留心弄个明白。于是,他在干活的时候,就不时地瞟一眼西屋的门。

      主人家的那条黑狗先是在东偏屋的门坎上睡觉,这时候突然站起来伸伸懒腰,慢慢的走到窗台边,四下观望一番,发现蒋三正在低头锯木头,家里没有别的人,它飞快地刁走童养媳正在晒在窗台上的鞋子,偷偷地溜进了西屋。

      其实,这一切都没有逃脱蒋三的眼睛,这狗东西到底作什么妖?

      蒋三放下工具,悄悄地贴着门缝往里面看,里面发生的事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黑狗将鞋放下,两只后爪踏进鞋中,像人穿鞋那样穿好后,直立着走进草木灰地。到了竹篮下方,它高高举起两只前爪抱住竹篮,伸嘴在里面吃了起来。吃过之后,它小心地松开篮子,又像人那样走出来,把鞋脱掉,再衔起送到原来的地方放好。做完这一切,它回到东屋的门槛躺下,心满意足地闭目养起神来。

      下午,婆婆回家看到草木灰地上的鞋印,不容分说就要去打小媳妇。蒋三一把拉住她,悄悄说:“别打了,不是她,是狗偷的。”他就把狗“作案”的全过程详细地说了一遍。婆婆将信将疑,蒋三说这事好办。

      婆婆特意买了点五香猪耳朵,放在篮子里。第二天下午,婆婆提前收工,悄悄回了家,躲在西屋的窗户后面,果然,又看到了昨天发生的一幕。

      主人把狗痛打了一顿,打得它蹿过墙头,落荒而逃,两三天后才敢回家。

      从那以后,蒋三总觉得暗处有双眼睛盯着自己,那眼光让蒋三不寒而栗。有一天晚上,蒋三正在柴房里迷迷糊糊地睡着,忽然听到耳边一阵短促的喘息声。蒋三一激灵做坐起来,哗啦一声,一条黑影闪电般从柴门的破洞里钻了出去。

      第二天,蒋三用几根破木条把门重新修好,晚上睡觉时悄悄把斧头放在枕边。

      接下来,主人家的鸡鸭,甚至小猪羊羔,经常夜里莫名其妙地被什么东西咬死,丢在柴房的门口。看样子不像黄鼠狼干的。

      一天,主人家来了个陌生人,和主人一边斜睨着黑狗,一边不知嘀嘀咕咕地谈些什么。主人破天荒地拿出两块香喷喷的猪骨头,扔在在狗食盆里 “喂,来吃!”黑狗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禁不住诱惑,走过来狼吞虎咽的啃起来。还没等他吃完,呼啦一下,脖子上已经套上了一根绳子。原来,陌生人是个杀狗的屠户。黑狗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妙,猛地一挣,向牵绳的陌生人反扑过去,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陌生人“妈呀”一声扔了绳子,黑狗闪电一般冲出了院门。

      黑狗从此就再也没回来。不久,附近的山上多了一群土狼,经常下山叼走鸡鸭,咬死猪羊。农民组织打狼队,多次设伏都没能消灭它们。据说,领头的是一只狡猾的大黑狼。

      转眼到了腊月十几,活也干完了,蒋三归心似箭。一大早,他简单拾掇一下,除了留点路费,把钱袋子塞进腰间贴身的地方。背起工具箱,和主人道个别,就匆匆踏上回家的路。一直走到晚上,蒋三在路边人家买了两块烧饼,吃了喝点水,打了个饱嗝,好像也没觉得怎么累,看看天上月光很好,就决定今晚不住店,连夜继续赶路。

      山风刺骨,路上的霜跟白面似的。可一想起很快就能和家人团聚,蒋三的心里就热乎乎的。突然,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沙沙响声,虽然声音很轻,但在寂静的山里,还是听得很清楚。蒋三虽然胆大,但还是不由得全身汗毛根根竖起,后脊背一阵嗖嗖冒冷气。他连忙放下工具箱,取出斧头,背倚着一块凹进去的弧形大石头,紧盯着刚才走过的路。然而,后面除了山风摇曳的树影,什么也没有。蒋三更是毛骨悚然,那些走街穿巷听来的鬼啊狐狸的故事一股脑全都冒了出来。

      蒋三不敢久留,急忙背起工具箱,一路往前狂奔。

      一口气跑了好几里,跑到一棵大树下,蒋三再也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倚着树身,喘得满头白雾缭绕。

      忽然,蒋三抬头一看,不远处几个黑影围了过来,眼睛里闪着阴森森绿莹莹的光。“狼!”蒋三吓得魂飞魄散,情急之下,他猛地跃起,噌噌噌就像猴子一样窜上了树。幸亏蒋三常年做木匠,爬树是一把好手。

      几只狼围绕着大树,发出低沉而瘆人的嗥叫:“嗷——呜——”

      借着月光,蒋三突然发现了其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天啦!领头的那只竟然是主人家的大黑狗!蒋三恍然大悟,原来,它流落荒山,成了野狼,今天是来报仇的!

      蒋三手握着寒光闪亮的斧头,狼也不敢靠近。人和狼就这么树上树下对峙着。夜里天气更冷,蒋三冻得瑟瑟发抖,心想,这么下去不被冻死,也要冻出毛病来。他突然想出一个办法,砍下一根拇指粗的树枝,取出工具箱里的绳子,做成了小时常玩的简易弓箭,又砍下几根直爽点的枝条,削出尖头,瞄准树下的狼一阵乱射,射得狼群狂喊乱叫,再也不敢围在树下。

      大黑狗蹲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死死的盯着蒋三,看样子,今天不达目的,它是决不罢休的。蒋三也盯着它,对视了一会儿,蒋三突然对狗说:“你不要怪我多管闲事,我知道,你是一条很有灵性的狗,但是你做了你不该做的事。你想想,主人养了你七八年,你为什么还要糟蹋他?那个小媳妇平时天天喂你吃的,抱着你的头,跟你玩耍;给你梳毛,给你抓跳蚤,你为什么还要祸害她?你就为了吃一口腥荤,就伤天害理,忘记别人对你的恩德,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牲!

      蒋三骂了一会儿,突然发现,那阴森森的绿光有些黯淡下来。他接着说道:“你如果今天一定要报仇,我只好跟你拼命了!你仔细看看我手里的斧头,它可不是吃素的!”

      这时候,远处传来了大车的轱辘声,还伴随着噼啪——噼啪——的长鞭声,天快亮了。蒋三刷地从树上跳下来,挥舞着寒光闪闪的斧头大叫一声:“来啊!”黑狗和群狼大吃一惊,灰溜溜的躲进了路边野草中,不见了踪影。

      两天后,蒋三终于回到了家,全家老小非常高兴。可是他一摸腰间的钱袋,傻了:一年的血汗钱居然不见了!这可是一家人过年关和度春荒的活命钱啊!听说钱丢了,全家一下子如坠冰窟,连孩子的脸上都显出绝望的神情。这个年还怎么过啊!蒋三一头倒在床上,蒙头大睡。那些钱肯定是前天夜里和狗打斗时丢的,想到这些,他连死的心都有。

      夫妻俩一夜辗转反侧,叹气流泪。

      第二天一大早,忽然听到老婆在门外一声惊叫:“找到了!找到了!”

      蒋三从被窝伸出头来问:“什么找到了?”

      “钱啊!你的钱啊!”

      蒋三光着脚跳下床一看,老婆手里果真拎着他的钱袋子。打开一数,分文不少。

      “你在哪里找到的?”蒋三大喜。

      “喏,就那儿。”老婆指了指门槛。

      蒋三仔细一看,门槛外的白霜上印着两行清晰的狗爪印子。

      作者简介:傅明乔,高中语文教师,曾在《文艺生活》《喜剧世界》《演讲与口才》《香港文汇报》《语文报》等发表小小说散文数十篇。

作者往期文章点击欣赏

傅明乔:小区溜进了眼镜蛇

傅明乔:瞧,那是我同学

傅明乔:我打赢了那些狗

傅明乔:走了一趟大西北

傅明乔:苦难何以催生奇迹?

傅明乔:危险行动

傅明乔:上帝也没招

傅明乔:幸福的一天

人在餐厅坐,祸从天上来

傅明乔:春天里

傅明乔:给天才一点时间

傅明乔:糗事

傅明乔:病了

傅明乔:天敌

傅明乔:科举时代的两种老师

(点名字阅读编委作品)

名誉顾问:杨 炼

总       编: 木子(枫叶丹) 

编       辑: 阿 静    雪 儿    河汉女 

       传: 黄龙  大漠烟云   老道士  静水流深

作家诗人: 《作家诗人名录》(典藏版)  

总编微信:tiantian19890902

投稿须知

       1、投稿信箱241618280@qq.com 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所有投稿均视为“原创独家授权文学沙龙”不同意原创授权,请勿投稿)。一周未刊发,可自行处理。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

        2、“赞赏”金额少于10元不结算含10元);超过10元,2/3为作者稿费,1/3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无赞赏则无稿费,文章发表后第四天晚上结算,第五天起,后续赞赏不再发放,不同意此规则者请勿投稿。稿费红包24小时不领取视为自愿赞助平台

        3、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不提供制作预览。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4、以上文字傅明乔原创授权刊发,插图来自网络,版权为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版权问题咨询张立山律师,微信15352400696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ollarfollowers.com/r-article-1739196.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