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故乡记忆系列——走过黄土路

来源: | 浏览量:224 次 | 发布时间:2019-08-13 00:29

王小金,老家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现居住内蒙古包头市白云鄂博。爱好出门观观景,窝家看看书。坎坎坷坷人生路,但始终相信生活的善意和美好。

故乡记忆系列——走过黄土路

文/金子

     通向姥娘村有两条土路,一条至今都在印证着代代烟火传承的大路。另一条是后来才形成的蜿蜒曲折的小路,现今已经是消失匿迹了。
     大路两边有沟渠,以便灌溉和排水。临近路的斜坡旁有一种叶子阔圆形状的植株,有着坚韧根茎,结满身刺棘圆形的果实。已是忘记了它的名讳,因为它的丑陋敝劣,也很少人知道它有没有花期的生长。从三五步几株有规律种植来看,应该是姥娘村人栽培,直至我们村田地边界戛然而止了。
     对它的注意是一次去姥娘家,娘怀揣心事,现在想来应该是两手空空的心事。她突然就对这丑陋的植株有了兴趣,用手撸起来它刺刺的已泛起青白色的果实。娘衣兜鼓囊囊的来了她的娘家,眼色有少许羞愧。姥娘略有停顿,还是一如既往地倒了大瓷碗的红糖水,给娘拿了木头凳子放在堂屋右扇门边。亲热地给娘说话,眼神漂着娘“好好的呗,有没有生气”。娘低下了头嗫嚅着一些事情。“就知道又吵架了……摊这样里了……”姥娘坐在小桌旁,絮叨一番劝导一番,有时候用衣袖或者衣襟抹着眼泪。姥爷就摸起剪裁好的长形糙纸,装烟叶,站起身找洋火。脸色凝重。
     娘臂弯处挎了黑色的塑料皮质的小包,我也加入了撸丑陋果实里了,第一次感觉着不是那么讨厌了那些植株。进屋寒暄,姥娘笑意少了,嫌弃之意外又极尽温和地说“别再拿来这些东西了……”娘低下头来“不是说能换油(点灯的煤油)么”。“你爹说不能了”。这时候姥爷面无表情坐着。短暂的沉默过后,姥娘总能找着话题说话。
      那是娘两手空空去姥娘家。
      娘由为人女儿的喜欢,到嫁作人妇的矛盾艰难,后来逐渐习惯,囊括她以后倔强的泄愤的对待奶奶和家人。
      小时候感觉姥娘院里万般亲,无论怎样,他们没有过一次打骂,即使大着嗓门说话都少。每次去,姥娘必是十分热情,糙瓷碗里斟满飘着有几分中药味的黑红色的糖水。
        适赶冬日走串姥娘家,姥娘招呼进屋,边说话边颠着小脚走向院子的柴火垛,或麦秸或豆秸拽一大抱放进堂屋“这么冷的天,冻着啊,烤烤火暖和”。她去里屋找洋火纸盒,也问姥爷“你刚刚抽烟的洋火呢”,絮絮叨叨摸索过来“呲”地划着。也有划不着时候,“你爹买得这火柴,不如上次的好”。坐在正堂屋高高的黑色漆桌旁边的姥爷就微笑着好声好气地说“头几天下雪了受了潮了,村里代销店不如集镇上的货物受用”。火慢慢燃延,由小及大,窜出旺盛的火苗炙烤着通红的脸颊。就走到门口,脊背会有微微涔出的汗。大人不让脱去棉袄,顶多也就是解开扣子凉凉汗而已,冬日的孩子总是没有脱去棉衣捆绑的淋漓尽致的痛快。
       火变小熄灭,还有一闪一闪热腾腾烟灰。姥娘会拿来凳子让娘坐在里面,面对面同娘说话,极度亲热,有时候还要用手去摸娘的手。姥娘与娘一问一答中尽显热情客气,我一度陶醉其中。姥爷还是找烟纸烟叶火柴,神色安详。我见机会安心地爬上高高的凳子,看土墙壁上两三个木制相框里的照片。姥爷用手指着一一用略带结嗑的语言说着讲着,姥娘起身,仔仔细细看着我,神情复杂地对着我说“这个是你娘”。我就仔仔细细看,审视了又审视,那个穿着高领毛衣方正外套衣领微微笑意的模样就永久留在记忆中了,因为没有见过她如此安祥地笑。这时候家里已是初显富足,娘手上提一两包果子点心走姥娘家。
      去姥娘家没有了先前的勤快,礼品却是越来越多了起来。娘每次去都是被让在高大桌子高凳子上坐着,姥娘笑脸相迎忙碌着。吃罢饭回去了,她们推让着礼物的去留。“都留下啊——”,姥娘责备中笑逐颜开。姥娘姥爷相送出大门,姥娘还要送出村口很远,她们说着依依不舍的话。
      家里的生活已经远远超过一般人家。在舅舅家孩子们面前,我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只是这份优越,不知道怎么才造就了的。
      读书的时候在姥娘家吃饭,不久看到五舅的脾气。爹驮了一大布袋麦子过去,他不知道,娘背着他已经给了姥娘家三十元钱。我不会说给他和奶奶,我害怕她们的争吵,更恨他们的打骂。
      舅没有了脾气,姥娘也是开始了劝规我吃饭喝汤。实在咽不下去一碗玉米面白面糊糊,只是蜻蜓点水应付一下。姥娘做得糊糊同娘做得一样不好喝。糊糊应该在舀勺里来回搅和打磨,直至没有了细碎面团,倒入滚开的锅里,大火烧直翻滚。就有香甜的面糊糊味飘散,这才是上乘的糊糊。比如奶奶做得糊糊就好喝,但是也不能天天过去喝,虽然一个院子,是分了口粮的。
     人们为了方便种植收割庄稼才自发出来留了一米左右的小路,小路蜿蜒向前伸展。走过一个分叉口的时候爹就会说“右面这个村是你姑奶奶家”,他还会专注地望过去几眼。后来几次在路岔口认识了姑爷爷,他爽朗地给爹说话,笑着给我拿出来一捆麻花。姑奶奶做填房嫁给了右腿残疾的姑爷爷,因为家族老人看对了姑爷爷家的五头骡马和几顷地。一生无子嗣,姑爷爷前的婆娘也是没有一男半女。好在姑奶奶当家,姑爷爷性情温和。年龄老下来姑爷爷就挑起货担子谋生过活。我一个人能在小路上骑车的时候,经常碰见他。他有时候一瘸一拐摇晃着颤颤的担子向前走路,也有时候是货物买了干净,把小筐叠在一起扛着走。我喜欢姑爷爷灰白色干净的衣衫,挺括的千层底黑鞋面剑字型布鞋。他慈祥地笑着,花白的胡须迎风飘着,嘱咐我骑车小心好好读书。也有我稍迟几步错落开的时候,望着他走过去的身影,心里会有微微的失落。
      这条小路还通往黄河大堤,青春的那一年我坐了那个少年的自行车去看了风景。他和风景一样遗留在了记忆深远处了。年轻的我是没有自己灵魂的人。我试着找寻,找寻爱也是一部分的寻找自己。我终归没有可嘉的勇气!所以后来的匹夫之勇也只有苦苦一笑了。
      黄土路上,飒爽英姿的少年骑着自行车,吹着嘹亮的口哨,后座上那个诚恐诚惶的女孩,揽伸出臂弯的小手。浅浅地笑脸穿过天空渐散的云雾,真诚地迎接过太阳的温暖和炽热。
      姥爷说过的身处关外(外地的统称)大舅一家照片,也是记忆颇深。他们着装洋气,生活很富足的样子。娘说过她穿过的奶白色高领毛衣方正衣领的上衣还有厚实的迪卡裤子,都是大舅从外地买过来捎带给她。那个年代,她们同龄人应该是煞羡极尽的,女人无不都热爱着美。娘在姥娘家为闺女,姥爷连一句重话也没有说过她。
      那个很远很远的关外,就是内蒙古。旧年代的十六岁的大舅不甘于穷困,极少数开辟边疆的有志青年来到祖国西北矿业的小镇做了那个年代人人羡慕的工人,随后安家立业。舅舅们的娶亲姥爷的病姥娘家生活的困难,一直都是大舅接济照应,年轻时候的大舅弃工从商的确兴盛过。
      多年以后,已经是大舅萧条的晚年,我投奔过来。是渊源的缘还是从小那个“外面世界”五彩缤纷的梦呢?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迈开炼狱打磨的第一步么?
      成婚成家,回“娘家”娘翻版于姥娘的“亲切”,我沉默不语,顿感别扭生疏。几次三番娘也索然无味,一如往常了。但是众多的生活世事,深入骨髓般,还是一层一层叠加了“嫁出去闺女泼出去水的”的苍凉。
      丢掉过自己最喜欢的鞋子,铭记于心它的美丽和舒适,也曾经试着去找寻。那么我的家呢!它在哪里呢!已经丢在记忆里梦境中,醒来有大片的泪水交付于夜空的冷寂,有揪心的痛感充斥着胸膛。
      午夜,一个坚毅女子,磨砺血痕,徒步而来。也许,路旁缄默丑陋的植株会指引她,哪里才是路。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
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三七分,作者及朗诵者七,三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60465937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870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链接,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金子:戏文(一)

金子:哑巴

金子:战栗

金子:五妗

金子:应验

金子:欲望

金子:舅姥爷

金子:第一双高跟鞋

王小金:小姑

王小金:承载生命的经纬线

金子:红绿灯

金子:雁之信

金子:鞋

金子:“军官太太”梦

金子:冬使舞者

金子:五姊妹之一——秀儿

金子:五姊妹之二——惠

金子:五姊妹之三——丽芸

金子:五姊妹之四---芳

金子:五姊妹之五——金

金子:那年的夏末秋冬

金子:年集

金子:手绢浅紫粉白花

金子:戏(二)

金子:戏(三)

金子:戏(四)

金子:戏(五)

金子:戏(六)

【与春天有关征文30号】金子:桃花冢

金子:泅渡

金子:婆婆轶事

金子:故乡记忆系列---二分瓜园

金子:故乡记忆系列——麦熟杏黄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ollarfollowers.com/r-article-1739226.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