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阅读|水街的水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04 01:08

欢迎关注“小骆驼亲子游”

点击蓝字,与孩子一同成长

文|曹阳春

选自|2018年9月16日《扬州晚报》“扬州纪事”副刊

水街的水

逛街这事,一秒钟之前,一秒钟之前的若干年,我是极厌恶的。但今晚,周末的今晚,特别想走走。这是一条水街,人工引的水,人工修的街,从街角到水波,仅剩的一点灯光,一丝一丝地,不停跌落。周围没有人,有的,是桥洞凉风,是草丛蚂蚱,是流云清月。不知哪来的勇气,反复鼓动我,走走,再走走。

风景,都被夜色抹去了。这样最好,我的眼睛,终于得以休息了。而我的鼻子、我的耳朵、我的情绪,可以轮番上场了。闻一闻擦肩的味道,哪怕大唐初年,策马扬鞭后的瞬间;听一听裹衣的柔响,哪怕细腰长裙,惊扰了秋蝉的梦;念一念手心的温度,哪怕一夜入冬,再冰点,也不畏寒冷。水街静止了,水街的水,却拼命流动。一个站着,一个奔跑。一个躲着,一个寻找。仿佛月和云,若即若离,又难舍难分。

一口气,我走了上千米。这当中,还翻过了两座高台。周围的确没有人,说话的声音,脚步的声音,都没有。可我一闭上眼,在那亮光的地方,就能看见你。你正躺着,朝水街,欲闻、欲听、欲念,似乎将要起身,将要做点什么。我等了很久,你依然躺着。就像这水街的水,不管我如何亲近,都是原来的道,都是一个性子,绝不改向。

水街的水,从哪流淌而来?若是北边,一定携了故黄河的沙,携了高邮湖的苇,可它清澈如空,没一点漂浮。若是南边,如此时分,我一定能听见李白、听见张祜、听见王安石,可水面上,无诗无意。难不成是运河?东边的大运河,西边的小运河?云走为运,极软;或古汉语里,军走为运,极刚。只要沾上了运河水,无论东来,还是西进,都比岸上猛逛的人,要多几寸情趣。

水里,安静坏了。小鱼小虾,探探头,缩了回去。它们心想,这是连通大江大河的,自己卑微得很,哪来邂逅的机会?肥鱼肥虾,探探头,也缩了回去。它们嘀咕,这逼仄的水道,一眼能望到头,怎容下无底的胃口?水街的水,本可成为金水,鱼虾好游,人人好往。然而今晚,安静坏了,我在这里,满心不安。当月梢弄影的时候,我心尖上,更是一阵慌乱,忐忑,忧结。

我怕,怕失去什么。从小伴水而生,尽管不会游泳,但那些沙洲,那些浅滩,那些绕村的清溪,每天都能呵呵相视。我很少惊动它们,但每个夜晚,尤其离开故乡的每个夜晚,我都会一页一页地,把它们打开。眼前的水街,缓缓流着水,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撑开双臂,能抱紧它,可一旦松手,这一辈一世,再也无法追回。

那就继续,继续走吧!过桥,过高台,过一道道围栏。像女人追逐口红,像孩子追逐玩具一样,沿着街,傍着水,看前面还有多远……

-阅读-

用文字的力量陪孩子成长

-作者-

曹阳春,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扬州市杂文学会副会长,小骆驼亲子游工作人员,曾出版散文集《雨中的酒气》《独上齐云》。

欢迎关注“小骆驼主题游”

丰富的出境游和主题游

欢迎辨识下方的二维码

了解更多出境亲子游活动

↓↓↓ ↓↓↓

点击左下角,【一键查询】【一键报名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ollarfollowers.com/r-article-1741030.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