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风达供应商堵门讨欠款,中小快递陷生死困境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2 00:26

各地赶来的供应商死守在如风达总部,希望找应航讨个说法。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徐硕   编辑丨徐昙  摄影丨徐硕

 

虽然马上就要到清明节假期,但是从上海、广州、湖南等各地赶来的供应商仍然守在如风达快递北京亦庄的总部,希望能拿回欠款。

这家一度风头甚劲的快递公司,正陷入停业的困境,同时受到牵连的还有其生意链条的合作伙伴。《中国企业家》记者4月4日在其总部见到诸多焦虑的供应商,感受到的是愤懑的气氛。

“老刘的女儿已经被盯上了,每天都有司机接送他孩子上下学,他连家也不敢回。”这人口中的老刘,是广州两家物流公司的老板,由于如风达迟迟不能付账,他不得已欠下了公司员工及下游供应商等近500万元的债务。

在如风达亦庄总部,多位供应商及承运商跟《中国企业家》记者反映,由于与如风达的合同中有1~2个月不等的账期,再加上双11、双12、春节等节日,以至于很多供应商及承运商从2018年9月就没有收到过账款。

2019年3月初,老刘从广州赶到北京,想找应航要个说法。但直到3月28日申请仲裁那天,他才见到了传说中的应航——现任如风达快递总经理、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企业法人(下称:通用物流)。

4月4日上午,《中国企业家》记者在如风达亦庄总部8层见到了应航,但对于记者的提问应航闭口不言,随即便与如风达新任财务负责人下至7层,将记者及一众讨薪人员关在门外,拒不回应。

“他已经这样好几天了,早上把自己关在会议室,说是要打电话跟中信那边沟通,不让我们打扰他。”一位来自河北省的承运商满脸无奈,“他让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就只能等,前几天听说中信的人要过来谈,他还让我们把8层的卫生都做了一遍,现在想来真是生气。”

“可是能怎么办呢?只能在这堵他,顺着他的意思来,难不成要进去把他暴揍一顿吗?我其实是很想的!”现场维权人士愤懑地说。

而原本能够容纳100~200余人的办公楼,早已人去楼空。除了现场讨薪人士,只剩遍地狼藉的垃圾废物。

应航与其新任财务负责人在会议室商议对策,拒不接受采访及询问。目前办公室已经处于无人办公状态。

欠款超过7000万元,谁能接盘?

“1月底就觉得不对劲了,然后中信就撤出了,公司账上根本就没有钱。”如风达前财务负责人王宇(化名)表示,自3月12日如风达快递正式宣布暂停公司业务后,很多员工就不来公司了,也根本找不到高层,大家都在申请仲裁。

如风达的创始人是李红义,凡客诚品诞生后,创始人陈年就邀请这位老朋友合作,如风达开始了专门为凡客提供物流服务之路。但是风险在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为满足凡客的个性化物流需求,如风达快递作为其独立物流部门应运而生,一时风光无限。而随着凡客的没落,如风达业务锐减。

陈年也感慨,如风达问题根源并非是由于如风达本身,而是凡客拖累了如风达。

如风达于是在2011年便开始承接凡客以外的业务,服务的客户包括中信银行、浦发银行等大型公司,也找到了第二次绑定另一棵“大树”的机会。到了2014年6月,如风达被中信基金全资控股的公路快运企业天地华宇集团收购,并作为天地华宇旗下的快递品牌独立运营。

而此前天地华宇的股东是欧洲最大的快递公司TNT Express,如风达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独立运营后的如风达,先是收购了凡客的仓储部门,随后又并购了4家落地配公司,业务量相对稳定。

直到2018年8月,天地华宇被上汽安吉物流全资收购,如风达的命运急转直下。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月底,如风达的股东由苏州万隆华宇物流有限公司变更为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通用物流持有如风达100%的股份,而苏州万隆华宇物流的大股东中信(上海)股权投资中心则于1月正式退出。

据亦庄现场多位供应商提供的资料显示,截止到2019年2月底,如风达欠款为4500万元,再加上员工工资等,有近7000万元的欠款缺口。“如今中信一撤,每个月就少了1000万的资金来源,通用物流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资金来。”如风达深圳的派遣员工杉杉说。

另据企查查信息显示,通用物流投资的深圳市通用物流有限公司已于3月21日被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企业,而其公司法定代表人应航也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他在深圳是出了名的‘老赖’,通用自己欠员工的钱都还不上,更不要说我们的了。”杉杉也是3月28日从深圳赶到北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讨薪。“我们夫妻俩跟着公司走过了10年,什么困难都扛过去了,如今却被公司撂在这里。”

而4月1日,如风达快递现股东与前股东就股权变更问题没有达成一致,由于现股东要求停止收购,遭到原股东拒绝,如风达快递业务已经陷入全面停摆,恢复时间不定。据多位维权人士表示,中信集团曾约定于4月3日到公司谈判,但截至4日中午,也未曾见到任何人。记者致电中信集团,但截至发稿暂没有回复。

据前来讨薪的品骏公司负责人表示,应航给了两个解决方案,其一是等中信投资出钱解决;其二则是等他收回自己公司(通用物流)的账款再来还如风达的欠账。“这两种方法,怎么看都是在无限期拖着我们。”

亦庄等劳动局工作人员频繁来到如风达办公楼,与各方进行调解。

中小快递公司还有生存空间吗?

在快递业剧烈变局的当下,如风达的停业也预示着一批中小快递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确定。随着顺丰、申通等快递物流企业的上市,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头部公司加速集中,还有生存空间留给中小型快递物流公司吗?

像全峰快递在2017年被青旅物流兼并后,2018年便遭到法院查封,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全峰快递和青旅物流网络一度陷入瘫痪,业务暂停运营。而此前快捷快递与申通的合作项目没过多久也宣布全网暂停运营,尽管快捷快递曾表示要尽快恢复运营,但时隔1年,也未有变化。

快递专家赵小敏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对于中小快递物流公司,一定要在两年前尽快卖掉,现在来看很难卖出去,“对很多快递企业来讲,完全依赖流量,网络服务跟不上,很难提升自己的发展空间,在买卖过程中很难找到好的买家。”

为了能活下来,天天快递、新邦物流分别找上了苏宁和顺丰,背靠大树寻求转型。赵小敏表示,这两家算是同时期快递公司里过的比较好的,而如风达显然没有找到一个好的东家。在赵小敏看来,中小型物流公司应尽快与当地产业融合,与商业流通,乡村振兴融合,未来还是有一定的发展空间。

只是等待如风达的,早已不是转型这么简单,而是现实的巨额欠款以及随时可能被法院列入失信企业名单的窘境。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ollarfollowers.com/r-article-1741744.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