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冷板凳上的“青焦”何处安放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0-22 00:32

漫画:首部心理健康蓝皮书正式出炉,心理问题人群呈增长趋势视觉中国供图

  在过去近10年里,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陈祉妍曾带领研究团队,针对全国范围内的科技工作者做过3次大范围调研,分别是2009年、2014年和2017年,结果毫无例外地发现,相比于全国普通人群,前者的心理健康水平略高,超八成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状况良好。

  然而纵向来看,相比于2009年的结果,2014年科技工作者在心理健康量表上的得分略有下降。2017年的情况与2014年相似:近1/5的科技工作者存在一定程度的抑郁表现,48.1%具有不同程度的焦虑问题,6.8%在一个月内产生过自杀意念。

  科技工作者,一个具有较高才智和成就追求的社会群体,同时是“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的高压人群,习惯性的加班熬夜缺觉,长时间的重复实验研究,以及发论文、出成果、争项目的压力,让冷板凳也坐出不少焦虑。

  这其中,自嘲为“青稞”“青椒”的青年科技工作者群体,渐渐成为“青焦”。调查发现,相比于中老年科技工作者,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焦虑水平更高。

  前不久,由陈祉妍担任副主编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正式出炉,这是我国第一部心理健康蓝皮书,其中就收录了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状况这一专题研究。

  课题组这3次调查主要采用问卷形式,其有效问卷分别为14165份、7957份、13305份,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调查对象的平均年龄分别为37.6岁、28.3岁、37.1岁,侧重于中青年科技工作者。

  超1/5受访科技工作者有抑郁倾向

  谈及心理健康,抑郁似乎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对被调查人员测评的15个“常见心理疾病知晓度”中,抑郁症的知名度最高,而像惊恐障碍、读写困难等心理疾病的知名度最低。

  陈祉妍说,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压力的加大,抑郁在当今时代已被称为精神疾病的“普通感冒”,在各类人群中越来越常见。

  科技工作者也不例外。2009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有17.7%的科技工作者可能有一定程度的抑郁表现。

  进一步统计发现,有67.3%的科技工作者不存在任何持续的抑郁症状,有90.2%的科技工作者持续症状少于或等于两项。可见,大多数的科技工作者并没有持续存在的抑郁状态。

  陈祉妍说,抑郁是个体情绪低沉、沮丧、悲伤等多种不愉快反应综合而成的生理、社会和心理方面的多维障碍。作为一种负性情绪,抑郁会严重影响到个体的认知方式、正常的学业以及人际交往活动。

  2014年的调查结果表明,75.7%的人无抑郁倾向;24.4%的人有抑郁倾向,其中4.2%的人有抑郁高风险。

  科研人员进一步统计发现,有83.3%的科技工作者不存在任何持续的症状;有96.5%的科技工作者持续症状少于等于两项。陈祉妍说,这让人们再次发现大多数的科技工作者并没有持续存在的抑郁状态。

  最新一次调查是在2017年,结果表明,77.8%的人无抑郁倾向;22.2%的人有抑郁倾向,其中3.2%的人有抑郁高风险。

  陈祉妍说,从3次的调查数据来看,2009年的调查发现科技工作者抑郁问题最少,而2014年和2017年的调查结果比较相近。

  值得一提的是,抑郁得分在性别方面存在显著差异。这3次的调查都发现,男性中有抑郁表现的比例高于女性,抑郁总分高于女性。从抑郁情绪、躯体症状、积极情绪缺失3个具体方面来看,男性和女性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女性相对较多表现在抑郁情绪方面;男性比女性更多表现在躯体症状方面;男性比女性缺乏积极情绪。

  在2017年这次调查中,陈祉妍课题组询问科技工作者“您最近是否想过自杀”,结果显示,有3.0%的科技工作者在最近一周有过自杀意念,最近一个月想过的占2.8%,最近一年想过的占5.4%,没有想过的占88.8%。

  科研人员发现,抑郁水平与自杀意念有密切的关联,抑郁人群的自杀意念通常高于普通人群。在高抑郁水平的2941人中,有27.1%的存在自杀意念。

  从年龄上看,在一个月内产生过自杀意念的科技工作者中,35岁及以下的科技工作者占此年龄段总人数的10%,36~30岁的占此年龄段总人数的9.5%,50岁及以上的占16.8%。50岁及以上科技工作者有自杀意念的比例最高。

  随着学历的上升,出现自杀意念的人群比例也越来越低,高中及以下学历的群体中有40%的出现过自杀意念,远高于其他学历人群。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有自杀意念的人群比例在10%左右,其中博士最低,为9.6%。

  不过,自杀意念并没有那么“吓人”。按照陈祉妍的解释,所谓自杀意念,指的是自杀的想法。自杀意念有各种程度,包括偶尔闪过的念头、持续的想法、深入的考虑乃至详细的计划等。

  “大多数产生过自杀想法的人并不会尝试自杀,但自杀意念是自杀的风险因素之一。”陈祉妍说。

  48.1%受访科技工作者有焦虑问题

  相比之下,焦虑的“传播度”虽然没有那么高,却以更大比例和程度“潜伏”在人们身边。

  最新一次即2017年的调查显示,有39.9%的科技工作者具有轻度焦虑问题,有6.3%的具有中度焦虑问题,有1.9%的具有重度焦虑问题;只有51.9%的科技工作者没有焦虑问题。

  陈祉妍说,科技工作者焦虑问题的特点是轻度焦虑普遍存在,而较为严重的焦虑问题则较少。

  她所带领的研究团队所调研的科技工作者,通常包括工程技术人员、农业技术人员、科学研究人员、卫生技术人员和自然科学教学人员等。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国以往比较缺乏对全国科技工作者进行的心理健康调查与研究。

  中国科协自2002年起开展系列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其中,2002年的“非公有制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科技工作者调查”、2003年的“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中涉及工作压力状况调查,是与心理健康密切相关的内容。调查结果显示,大量科技工作者主观报告压力很大。

  在陈祉妍看来,焦虑是每个人都会体验到的正常的心理状态,适度的焦虑能够提高工作效率,更有效地解决问题;但过度的焦虑会让人感到痛苦,而且极具破坏性,使学习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简单的任务也变得难以完成。

  就2017年的调查来看,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焦虑水平较高,而中老年科技工作者的焦虑水平较低。50岁及以上年龄组的焦虑得分显著低于其他年龄组。

  此外,研究生学历的科技工作者焦虑水平较高,硕士学历科技工作者的焦虑量表平均分为4.63分,博士学历科技工作者的焦虑量表平均分为4.75分,两者均显著高于大学本科学历的科技工作者的得分4.37分。

  科研人员还发现,工作年限较长者焦虑水平较低,在本单位工作30年以上的科技工作者,其焦虑平均值为3.82分,显著低于其他工作年限组。

1 2 共2页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dollarfollowers.com/r-article-1743484.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